<optgroup id="i88ek"></optgroup>
    <mark id="i88ek"></mark>
    1. 從費孝通的兩份文獻看1956年西南地區少數民族工作

      發布時間:2020-07-15 來源:文學常識 點擊: 當前位置:520作文網 > 寫作指導 > 文學常識 > 從費孝通的兩份文獻看1956年西南地區少 手機閱讀

      【www.tacomagolfcenter.com - 寫作指導】

      1956年,西南許多地區發生了少數民族事件,一些人通過各種渠道向中央反映情況。本站為大家帶來的從費孝通的兩份文獻看1956年西南地區少數民族工作,希望能幫助到大家!

        從費孝通的兩份文獻看1956年西南地區少數民族工作

        一

        2006年9月,筆者在查閱檔案的過程中發現了1956年費孝通所寫的關于西南少數民族工作的兩份文獻,其中包含著豐富的歷史信息,有重大的歷史價值。而目前已經出版的《費孝通文集》并沒有收入這兩份文獻。第一份文獻的原文如下:

        健生省長:

        最近在北京的兩位威寧苗族同志來談起當地苗族的一些情況,又來一信,要我向人大常委會民族委員會反映,我接受他們的請求,寫了一份材料。

        我經常關心貴州的民族工作,正如我以前所說的“有了感情”。所以提出了一些不成熟的意見。

        送上抄件一份,供你參考,有不妥之處,請指教。

        此致

        敬禮

        費孝通

        4月28日

        “健生省長”指的是時任貴州省副省長的徐健生,信中提到在北京的兩位威寧苗族同志是張斐然和王德光。1956年4月17日,“張斐然和王德光兩人找到費孝通,口頭要求他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民族委員會反映他們家鄉族人不安心的情況。19日又送來書面來信一件,費孝通接受了他們的要求,給全國人大常委會民族委員會寫了《關于貴州威寧苗族不安心情況的反映和意見》”。這份材料的原件交給全國人大常委會民族委員會,同時費孝通將它作為附件寄給了徐健生,即信中所說的“送上抄件一份”。費孝通1956年的這兩份文獻,反映的是當時基層實際工作中存在的問題,關系到廣大苗族群眾的利益,對西南地區的民族工作有重要的意義。

        張斐然和王德光為什么請費孝通反映情況?1956年,費孝通時任全國人大民族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央民族學院副院長,是張斐然的直接領導,張斐然和王德光當時住在中央民族學院,有機會向費孝通反映情況。更為重要的是費孝通與貴州民族工作頗有淵源,1950年6月,費孝通作為中央民族訪問團三分團團長率團到貴州訪問。1950年7月到1951年2月,費孝通等先后訪問了貴州5個專區21個縣,開辦了4次民族干部訓練班,并協助貴州省政府召開了全省少數民族代表座談會和全省民族工作會議。訪問團除了宣傳民族平等的基本政策外,還有一個任務就是要拜訪各地的少數民族,摸清他們的民族名稱(包括自稱和他稱)、人數、語言和簡單的歷史,以及文化特點(包括風俗習慣)。1950年12月,費孝通等到達威寧,慰問當地的苗、彝、回等少數民族。費孝通說:“那時候條件很艱苦,偶爾享受到的最好的交通是坐大卡車。我們帶了很多慰問品,分發給少數民族;給他們看病送藥;幫他們建立民族區域自治政府……而我們感受到的是少數民族無比的熱情和善良。大家在一起唱歌、跳舞,相處非常融洽。盡管生活苦,但我們的精神十分充實,心情愉快。少數民族稱我們為‘新漢人’。這是我們按照周總理‘以心換心’的教誨去做了之后,取得的良好效果”。他還回憶說:“我們關系很好。我們想知道什么,他們就講給我們聽。”威寧縣的群眾說:“毛主席真是關心我們,他在北京幾千里外,還派很多人到山溝里來看我們,并給我們帶來很多禮物”。許多少數民族群眾把訪問團分給他們的布留著不肯穿,作為毛主席給的紀念品,經常拿出來看看。費孝通對貴州少數民族進行了7個月的調查研究后,寫出了《貴州少數民族情況及民族工作》的調查報告。另外,還發表了7篇關于貴州少數民族的情況介紹,后來編輯為《兄弟民族在貴州》一書出版。1955年,費孝通又參與了貴州的民族識別,到畢節地區調查穿青人的民族成分??梢娝c貴州民族工作有較深的淵源,正如他在第一份文獻中所說:“我經常關心貴州的民族工作”。因此,當威寧兩位苗族知識分子要求費孝通幫助反映情況時,他很愿意代他們將問題反映上去。

        二

        張斐然和王德光請求反映的情況是1956年初威寧苗族發生的幾件事:一是威寧第九區苗族和其他少數民族到一個叫林林洞的地方“求神討藥”;二是苗族的搬家事件,這一年二三月間威寧苗族發生了三次搬家事件,幾十戶苗族同胞集體搬到西康、大小涼山和云南等地,走時連財產耕牛都不帶,被政府追了三四十里勸回來,還表示堅決要走。

        費孝通認為,這種集體的反抗是苗族群眾不安情緒的反映。那么,苗族群眾的不安情緒是什么引起的?新中國建立后,黨的民族政策在貴州得到較好的貫徹和落實,威寧的民族工作也取得了較大成績,不僅成立了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而且土地改革基本完成,少數民族群眾的生活有了顯著提高,許多少數民族干部還被提拔為副專員、副縣長等。苗族同胞真心擁護黨和政府。但與此同時,苗族同胞熱烈的感情容易引起漢族干部的麻痹大意和自滿情緒,以為在苗族中工作好做,沒有經常深入了解基層群眾的內心思想情況,以至逐步脫離群眾,也因此容易忽視團結教育在苗族社會中原來有地位和影響的舊人物,使不斷涌現的苗族青年中的積極分子和落后勢力之間的距離愈來愈大,進步力量反而在群眾中受孤立,普通群眾卻還是在受舊勢力的影響。

        費孝通重點分析了威寧苗族發生“求神討藥”和搬家事件的原因,認為這是苗族的特點和民族心理所致。從歷史上來看,搬家和遷徙是苗族的一個特點。居住在畢節地區的苗族支系是大、小花苗,他們沒有自己的土地,過去受彝族統治,“在領主經濟下,苗人集體在彝族地主土地上無償勞動,按期納貢,并由領主指定的苗人寨老管理苗人事務。這種制度在解放前還有存在”。“苗人長期缺乏生命和財產的保障,苗族人民一生只有靠艱苦的勞動,內部團結互助才能生存。在這種條件下,他們對于壓迫是不甘心的,但是由于力量弱小,不得已表面上只能忍受,養成了不敢輕信的心理。如果遇到同情他們和幫助他們的人,他們感激的心情是熱烈的,但是一旦發生懷疑,也會變得很快。他們的忍受是有限度的,忍無可忍時,他們拔腳就走,寧可走上高山,走向荒僻的地方……如果逃都逃不了,就只有拼命。拼命時就什么都不管了,而且一呼百應,義無反顧。歷史上所謂‘苗反’是有名的。咸同年間,貴州苗族的反抗運動,有如秋風里的野火,一著之后,漫山遍野的燒起來,支持了幾十年。貴州有句老話:苗人30年一次小反,60年一次大反,好像是有規律的。”

        張斐然和王德光在信中也說:“只要他們對任何人有了意見,嘴里是不說,心里是不服,就是區長、縣長也是不會得到任何實話的。”這樣不僅漢族干部聯系苗族群眾有困難,苗族干 部想要得到苗族群眾的支持也不容易?;鶎痈刹坎涣私馍贁得褡迦罕姷南敕?,對他們的不安情緒沒有及時安撫、加以疏導,就很容易出亂子,“再進一步,只要有什么觸機就可以爆發集體的反抗行動,威寧最近發生的搬家事件就是這種性質的行動。去年黔東有幾縣聽說曾發生殺害干部(包括苗族干部在內)和放火燒倉庫等事件。更壞的,要注意這種暴動還會在苗族群眾中蔓延。”后來,類似事件不僅在威寧發生了,在貴州其他少數民族地區也蔓延開來,先后出現了水城的“保主登基”事件;納雍縣的馬場,威寧新民鄉,臺江、劍河的革東,黎平縣六七區,赫章縣五區的“騷動”(暴動)事件等。云南也發生了大關、彝良、永善等縣的求仙藥、苗族搬家和永善苗族暴動等事件,可見對“我國西南各省的邊遠地區來說,少數民族暴動已不是個別現象”。

        張斐然和王德光在來信中提出兩個問題值得注意:一是“威寧是帝國主義曾經深入和長期活動的地區,建國后是否針對這個地區的歷史特點,有計劃地進行過對帝國主義殘余影響的斗爭,對少數民族中的基督教徒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在教會中有效地開展三自運動(自治、自信、自養)等是值得注意的問題”;二是要及時發現少數民族的不安情緒,掌握他們的心理并不簡單,因為“思想教育工作是細致復雜的工作,必須通過本民族的人,特別是在群眾中有威望的人來做。因此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少數民族干部和群眾聯系的問題和團結、教育、改造少數民族社會上層分子的問題;在這個地區,就是主動地團結、教育和改造教會中培養出來的知識分子的問題”。對于第二個問題,他們有一段建議:“對于今后處理威寧苗族一些問題的基本環節應當放在……對于從前教會當過牧師及傳教士或教員的人,應當加以適當的運用及在運用中加以改造……如果對于他們的歷史方面還沒有弄清楚的,就徹底弄清楚并加以信任……因為這批人在舊社會中他們多少是苗族中的小領袖。到了今天還有部分苗族人民相信他們,甚至相信外面去的漢族干部少,而相信他們還要多。有些人聽干部講話后,他們還要跑去問這些人去。所以要使群眾的生產積極性得到高漲,必須先團結這批人,適當的運用這批人,使他們積極起來,然后帶動群眾。”因此,費孝通最后提出:“帝國主義派遣的教會曾經長期活動過的少數民族地區還不止貴州的威寧,大體從中緬邊境起一直到威寧這一少數民族走廊都有他們的據點,包括卡佤、傣族、景頗族、傈僳族、苗族和彝族等”,必須對威寧的民族工作進行檢查,建議對教會的活動作全面的調查研究,并需要高一級的領導機構來處理,這對今后在這些地區進行民族工作可以有幫助。

        三

        事實上,費孝通反映的事件早已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視,中央認為,這些事件的發生是地方政府貫徹執行黨的民族政策方面存在問題所致。費孝通提出的建議之一就是要檢查民族工作的執行情況,找到事件發生的原因。1956年4月14日,中央發出《關于檢查民族政策執行情況的指示》,要求有少數民族的各省政府對本省民族政策執行情況進行檢查。7月27日,中央又發布《關于解決少數民族地區騷亂事件的緊急指示》,確定了對于少數民族事件“和平解決”的方針。

        費孝通的來信也引起貴州省委的高度重視,5月25日,根據中央精神,貴卅I省委提出了《關于檢查民族政策執行情況的計劃》,決定派出兩個檢查組分別到少數民族聚居區和民族雜居區進行檢查。要求貴州各地(市)委、縣委,結合本地區實際做出計劃。隨后,又制定了《關于民族政策執行情況的檢查提綱》,檢查內容主要圍繞大漢族主義思想傾向、執行民族政策中存在的問題、培養使用少數民族干部的問題以及少數民族地區騷動事件四個方面。

        從1956年6月開始,貴州各地通過召開各民族代表會、座談會、個別訪問和重點調查等辦法檢查民族政策的執行情況。6月11日,畢節地委提出執行省委計劃的意見,要求重點檢查少數民族地區“搬家”、“騷動”和“保主登基”等事件,找出民族關系緊張的原因,總結平息和處理這些事件中存在的問題;檢查在農業合作化運動中貫徹“自愿互利”原則的情況;檢查對少數民族干部的培養使用情況和對民族上層的統戰工作。畢節地委派出十多個工作組到各地進行檢查,其中赫章、水城和威寧三縣是檢查的重點。

        畢節地區在檢查的同時就開始逐步解決執行民族政策中存在的問題:一是在各項具體工作中沒有很好地執行黨的民族政策。在合作化運動中,“積極慎重,穩步前進的方針貫徹不夠,工作中產生了一般化的偏向,存在著急躁情緒和簡單粗糙的作風,沒有照顧到邊沿少數民族地區的工作基礎和當地少數民族人民覺悟的程度與意愿,而是勉強要求趕上中心地區,沒有針對各民族的不同特點,深入細致的宣傳交代黨的具體政策,政治思想工作做得極不充分,甚至產生強迫命令的現象。”二是合作化的步驟走得太快,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在合作化時,參加初級農業合作社的農戶只占19%,一個多月后全縣90%的農戶加入了初級合作社。威寧石門坎鄉一下子就辦了14個初級社,98%的農戶入了社,其中有5個社是三五天就辦成的。三是“自愿互利”原則在合作化中沒有得到很好的貫徹。四是沒有照顧到各少數民族的經濟特點和民族心理,把少數民族農民的麻園地、靛地、跳花坡、墳山地、風水地、跑馬場、姑娘地,打戛牛、彩禮牛、祭祀牛羊、姑娘牛,神樹、自留地上的果樹等都入了社。民族聯合社建立后,在組織生產和糧食統購統銷方面也沒有照顧到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少數民族的節日用糧、婚禮喪禮、祭祀用糧多,款待親友和牲畜用糧方面需要量大。他們多居住在偏僻的高寒山區,生產十分落后,廣種薄收,需要的種子也多。而在統購統銷中,每戶留糧數量、統購率和供應量的標準都完全和漢族地區一樣,糧食不夠吃。在糧食供應工作中也存在許多不合理現象??傊?,“合作化運動中,沒有很好地注意少數民族特點和執行糧食政策有過苛現象,是釀成少數民族事件的主要原因”。

        除此之外,在文教衛生事業方面對少數民族地區照顧得也不夠。威寧縣尤其是石門坎曾經是西南苗族文化的中心,培養了大批苗族及其他民族的知識分子。1952年,國家接管了所有教會學校,提供優惠的民族教育政策,石門坎學校在校學生全部享有人民助學金,使少數民族子弟能夠安心讀書,培養了大批人才??墒遣痪煤缶桶焉贁得褡鍖W生的助學金改為獎學金,規定超過13歲的兒童不準入學,使許多少數民族子女上不了學。威寧縣哲覺鄉原有1所民族學校,有30余名苗族學生??h教育科在沒有征得苗族群眾同意的情況下,借口學生人數太少就將學校搬到漢族寨子。苗族兒童因為路途遙遠而失學,最后只剩下兩個苗族學生繼續上學,使許多少數民族學生喪失了受教育的機會,引起群眾強烈不滿。在醫療衛生方面,許多地方沒有做好免費醫療的宣傳工作,很多生病群眾不知道中央有優待少數民族的免費醫療政策。與此同時,免費醫療手續繁雜,個別醫生對病人態度不好,也使少數民族群眾不敢看病。因此發生威寧、大關、彝良、永善等地少數民族群眾“求神討藥”的事件。

        針對這些問題,畢節地委開始放慢合作化的步伐,提出在條件不具備的地區特別是少數民 族聚居區可以推遲實現高級合作化的時間,什么時候實現高級合作社取決于當地工作的基礎和少數民族群眾自己的意愿。結合平息少數民族事件還全面開展了整頓合作社的工作,重新處理少數民族群眾入社的特殊經濟問題。畢節地委農村工作部提出《關于在少數民族地區進行建社和領導生產工作中須要注意的幾個問題》,尊重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少數民族的麻園地、靛地、墳山地、姑娘地等用地,彩禮牛、姑娘牛、打戛牛等牲畜,風水林、神樹、壽木樹等林木,辦社時均不入社,已經入社的應當退還。農戶的這些財產何時入社由少數民族群眾自行決定。對少數民族的婚喪禮祭用糧和民族地區的物資供應問題也做了恰當規定:農業社在組織生產和分配中要照顧少數民族群眾的特點和特殊需要,如“三月三”、“五月五”、“六月二十四”等民族節日以及信教群眾的禮拜日等,農業社派工時都應該照顧,是否出工由他們自己決定;對少數民族婦女的績麻、織布、繡花、養豬等給她們一定時間;少數民族群眾農閑時上山打獵也要給以鼓勵和支持,不應干涉和限制;農業社安排農活時要根據少數民族探親訪友的習慣適當照顧;在收益分配中民族聯合社應召開民族座談會聽取少數民族的意見,在貫徹按勞取酬和同工同酬的原則下,品種搭配上適當照顧少數民族群眾的意愿和要求。

        1956年5月3日,畢節地委成立邊沿區工作指揮部,抽調專署和各縣機關干部188人,將畢節地區分成4個片區,組成4個大工作組和66個小組,深入到9個縣的66個邊沿鄉進行工作。工作組的主要任務是:“領導春耕生產和整社工作,大力宣傳全國農業發展綱要,具體交代黨的各項政策,尤其是合作化中的自愿互利政策和民族政策,檢查并糾正執行合作化政策和民族政策及其他政策中的偏差,處理入社中的各種遺留問題,以克服當前邊沿地區存在的某種混亂,安定情緒,穩定人心。”經過工作組半年的工作,取得了較大成效:“第一,保證了農業增產任務的完成,鞏固了合作社,使已經退社的農戶重新自愿入社,不鞏固的合作社基本鞏固下來;第二,以鄉、社或自然村寨為單位,召開了兄弟民族代表會、民族自然領袖座談會和青年會、婦女會等一系列會議,反復耐心地宣傳貫徹黨的民族政策和各項具體政策,虛心聽取群眾對各項工作的批評,檢查和糾正在建社中執行自愿互利政策中的偏差。根據34個鄉的材料,退給少數民族社員的祭祀牛308頭、彩禮牛109頭、打戛牛89頭、坐圈牛29頭、姑娘牛1頭、其他特殊用牛45頭,玩馬140匹,特殊用羊173只,墳山樹67株、壽木樹106株、風水樹83株,跳花坡6處,靈房地5100斤(按面積折合產量,以下同),靛地5137斤,麻園地104650斤。對少數民族的婚喪禮祭用糧和民族地區的物資供應問題也作了恰當處理,從而消除了少數民族群眾對政府的誤解和顧慮,加強了民族團結;第三,進行提高革命警惕性的教育,結合鎮反斗爭,有力地打擊了敵人,邊沿落后鄉的社會治安情況漸趨穩定;第四,整頓健全基層組織,進行建黨建團工作。9個縣66個鄉,半年來共計發展黨員316人(漢族143人,少數民族173人),團員632人(漢族338人,少數民族294人)”。

        少數民族的統戰工作尤其是在團結、爭取、改造民族上層和宗教神職人員方面也存在許多問題。“團結、爭取、改造上層人物和宗教神職人物的方針,貫徹執行的很不夠,對于民族代表人物和宗教神職人員的看法存在片面性,對他們的陰暗面看得多,忽視了他們解放幾年來,在各種運動中尤其是在全國社會主義高潮影響下已經發生的重大變化,對他們‘敬而遠之’,甚至把他們看成是剝削階級統治者和反革命,抱著排斥打擊的態度。”對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貫徹執行不力,許多地區干涉少數民族群眾的信教活動,禁止信教社員做禮拜,甚至跑到教堂內宣傳反對宗教,或將教堂占用了改為學校,引起信教群眾極大的懷疑和不安。針對這些問題,畢節地委提出對少數民族上層和宗教上層人士、少數民族干部的處理必須慎重,一律報地委批準,不得隨便清洗、開除和撤換。地委和各縣委對全區、全縣范圍內的民族上層人士、民族知識分子、宗教上層人士進行了一次全面調查、研究和排隊,發現整個畢節地區應當安排工作的少數民族上層人士有84人,實際只安排了49人。為此決定,對已經安排工作的人物應加強統戰工作,沒有安排工作的人要給予適當的安排。如果這些民族上層人物在生產生活方面有困難,政府應給以照顧和幫助,并利用各種方式,主要是結合本地區實際和國家建設的成就,經常向他們進行時事政治和愛國主義的教育,組織他們參觀座談,征求他們的意見,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同時繼續宣傳黨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對于正當的宗教生活不應該無理干涉。畢節地委還決定,地委和有關縣委每年至少要召開一兩次大型民族上層和宗教上層人士座談會。

        1956年5月29日,威寧縣委派出的工作組在石門坎鄉召開宗教上層人士座談會,到會者有20人,其中牧師1人、教區傳教士7人、布道員12人。會上,工作組首先向大家介紹了當前的國際形勢、我國的建設成就和宗教政策,使大家看到了新中國成立幾年來祖國建設的偉大成就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特別是黨和人民政府對少數民族兄弟的關懷,政府“以貸款、救濟和無償農具的發放,大力扶持生產,以及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予以大力幫助,并以解放前后的生產生活的情況對比,進一步揭露了帝國主義的丑惡面目”。在發言中,有的與會者提出“威寧、大關、彝良、永善等縣的求仙藥、苗族搬家和永善苗族暴動殺害干部等事件的發生是與宗教有關系的”,并要求政府依法處理。討論中與會人士“進一步認識到共產黨對宗教的態度,解除了幾年來因政策交代不清,而引起與政府產生的思想距離”,加深了他們對黨的宗教政策的了解。會后提出要解決入社遺留的問題;對石門坎宗教上層人士進行排隊,將他們分為兩個系統(學校和社會),確定中學教員張恩德、小學教員王宗文、宗教上層人士張志誠和王明基(傳教士)為培養爭取的對象;在群眾方面,通過生產互助合作進行政治教育,培養積極分子,貫徹民族政策,揭發謠言,為宗教內部的肅反做好準備。

        少數民族干部的培養、提拔和使用上也存在一些問題。據1955年底的統計,在全區270名縣級以上的領導干部中,少數民族有40名,只占干部總人數的14%,與少數民族的人口比例不相稱。在日常工作中,有的漢族干部看不起少數民族干部,認為他們落后、狹隘、能力差,不愿與少數民族干部共事。在實際工作中常常是漢族干部包辦代替。針對這種情況,畢節地委制定了培養使用少數民族干部的全面規劃。要求按照民族人口比例提拔干部,以便使少數民族的干部數與人口比例相稱。在配備少數民族干部時,不僅要注意做到各級黨政機關、各部門直至民族聯合社中都要有適當的少數民族干部,而且還要注意配備少數民族婦女干部。在少數民族干部的使用上,要尊重和信任少數民族干部,把他們提拔到重要的領導崗位上。耐心誠懇地教育和幫助少數民族干部進步,鼓勵他們尊重本民族的風俗習慣,穿民族服裝,用民族文字和語言,充分發揮民族干部的特殊作用。到1956年底,畢節地區共有鄉干部3714人(包括正副鄉長和文書),其中少數民族鄉干部占33.1%,少數民族干部與人口比例已大體相適應(少數民族人口占全區總人口的26%)。此外,畢節地委提出繼續深入地開展民族政策的宣傳和教育工作:廢除一切帶有歧視和侮辱少數民族的人名、地名、山名、物名,號召群眾互相尊重各民族的風俗習慣和特點;提出做好民族地區生產生活特點和風俗習慣的調查研究工作,因地制宜地制定發展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文化教育、衛生事業;要求各級黨委要加強對民族工作的經?;I導,把民族工作列入各級黨委重要的議事日程,作為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來貫徹執行,并確定一名常委委員專管這方面的工作。

        四

        費孝通關于西南少數民族工作的這兩份文獻,對于我們研究新中國成立初期黨的民族政策有重要價值。同時,以這兩份文獻為線索也使我們了解到1956年一系列少數民族事件發生后中央和地方政府對事件的回應和處理。建國初期,國家采取了“派下去,請上來”兩種方式,宣傳新中國的民族政策。“派下去”,是指派出訪問團深入民族地區進行慰問,向少數民族群眾傳達黨和政府的關懷,宣傳黨的民族政策;“請上來”就是組織邊疆少數民族特別是民族、宗教的上層人士到北京和內地參觀,以增進少數民族對祖國的了解,密切邊疆民族地區同中央的聯系。此外,國家還通過發放救濟糧和救濟款、無償發放生產工具、派出巡回醫療隊實行免費醫療、開展民族貿易等工作,幫助少數民族群眾解決生產生活問題,贏得了大多數少數民族群眾對黨的衷心擁護,增進了各民族間的了解,為社會主義新型民族關系的建立創造了條件。這些經驗都是值得肯定的,應該認真研究和總結。1956年西南地區發生了少數民族事件,中央和各級政府十分重視,進行了認真的反思和檢查,針對存在的問題,各級政府開始糾正民族工作中的缺點和錯誤,在合作化運動、糧食統購統銷、團結爭取改造少數民族上層人物、培養使用少數民族干部以及落實宗教政策等諸多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使民族政策執行中的問題得到部分糾正,這些做法對今天的民族工作具有重要的啟示。

        從費孝通的兩份文獻看1956年西南地區少數民族工作

        一、政府主導階段(20世紀50年代-80年代)

        (一)20世紀五、六十年代

        這一階段,民族識別工作的重點是民族調查與民族認定。

        1950年,中央派出西南民族訪問團,深入到四川、西康、云南、貴州等少數民族地區,初步接觸到民族識別問題。1952年,中央又派出中南民族訪問團到廣西,對廣西各民族的來源和變遷做了初步考察,認為壯族是廣西的土著民族,瑤族和苗族則來自長江以南的兩湖、江西等地。1953年,貴州開展了對“穿青”人的民族成分調查研究,并統一了苗族各支系的稱謂,正式確定了布依族的族稱。1953年下半年到1954年上半年,廣西分兩期對未確定民族成分的人們共同體開展了系統的調查識別工作。1954年,中央民委派出云南民族識別調查組,對眾多少數民族的支系特別是彝族和壯族支系進行了識別與歸并,留下未能明確族屬的民族單位80余個。1955年,貴州民族識別調查組對自報族體的大部分初步劃分了歸屬,留有20多個尚未最后認定。1956年,國家正式公布了貴州仡佬族的名稱。1958年和1960年,云南先后兩次對未識別的民族群體繼續進行調查識別。

        至1964年全國第二次人口普查,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的任務可以說基本完成,有待繼續識別的族體已為數不多。1965年,西藏珞巴族被確認為單一少數民族,貴州則繼續在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和安順地區進行民族成分調查研究。“文化大革命”期間,全國的民族識別工作都陷于停頓。

        (二)20世紀七、八十年代

        這一階段,民族識別工作的重點是一些民族成分的恢復、更改與歸并。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全國的民族識別工作逐步恢復,國家民委于1979年11月向四川、西藏、云南、貴州等省、自治區發出《關于抓緊進行民族識別工作的通知》。為適應新形勢發展的需要,盡快解決民族識別工作中的遺留問題,以促進民族地區的經濟文化建設,西南地區加快開展民族識別的調查研究工作。

        1979年,云南基諾族被確認為單一少數民族,成為中國第55個也是最后一個被認定的少數民族。1980年,貴州省開始對木佬人的民族成分進行調查識別。1981年,貴州省首次民族識別工作座談會在貴陽召開,確定全省待識別族稱有23個,約90多萬人。經調查研究,到1982年,先后認定了15個族體,其中確認為漢族的有2個,分別歸屬于9個少數民族的有13個。[3] 1986年開始,貴州省民委對其余8個待識別的族體逐一調查研究,到1996年,尚有革家、蔡家與穿青3個族體尚未認定。1981年,廣西民委也重啟民族識別調查工作,主要對一些民族支系進行了歸并與認定。1990年,倈人被確認為仡佬族的一支,廣西的民族識別工作基本結束。[4]

        在西南各省區加緊識別上述未定族屬的族體的同時,有些族體在劃歸某一少數民族之后,重新要求成為單一的少數民族。如居住在四川平武、九寨溝與甘肅文縣的白馬人,1951年被定為藏族,但從20世紀60年代起,他們開始懷疑自己的族屬。1978年和 1979年,四川民委民族識別調查組曾赴平武等地進行田野調查,召開了兩次關于白馬人族屬問題的學術討論會,并先后出版過兩本論文集:《白馬藏人族屬問題討論集》(四川省民族研究所,1980年)和《白馬人族屬研究文集》(平武縣白馬人研究會,1987年)。由于尚存爭議,仍維持原來的意見。此外,還有一些少數民族提出要恢復自己某個少數民族的民族成分。自1982年以來,恢復和更改民族成份的共有260萬人,其中就包括四川、貴州、湖南、湖北四省邊界地區的土家族與貴州、云南兩省的其他少數民族。

        由上可見,從新中國建立初的20世紀五、六十年代到改革開放初的七、八十年代,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研究呈現出以下三個特點:

        第一,作為貫徹國家民族政策而進行的一項基本工作,這一階段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研究都是在官方的主導下進行的,正如一些學者所說,“它既是一項嚴肅的科學活動,又是一項重大的政治建設。”[5]而正是因為民族識別帶有這種較強的政治色彩,學界對其評價一直存有爭議。

        第二,民族識別離不開民族調查,中央與地方有關部門多次組織專家、學者、民族工作者有計劃地對西南少數民族進行了長時間、大量的調查研究,大致摸清了各少數民族的基本情況,不僅為民族識別與民族研究提供了客觀依據,也為貫徹執行黨和國家的各項民族政策提供了重要基礎。

        1.中央訪問團在西南少數民族地區進行慰問與宣傳的同時,對各少數民族的社會經濟和民族關系等,進行了解放后第一次廣泛的調查。[6]如1950年,貴州民委在中央訪問團的指導下,對少數民族的土地占有情況和社會經濟狀況進行了大規模的調查,寫出《苗漢經濟關系的歷史》、《苗族的階級關系》、《苗族租佃關系》、《仲家(布依)的階級情況及租佃關系》、《彝族的土司制度》、《彝族土司的租佃形式》等調查報告。[7]作為西南民族訪問團貴州分團團長的費孝通還寫了《關于貴州少數民族情況及民族工作報告》(《費孝通民族研究文集》,民族出版社,1988年)一文,出版了《兄弟民族在貴州》(三聯書店,1951年)一書。[8]中央訪問團廣西分團領導的廣西聯絡組經過廣泛調查,寫出了《廣西少數民族歷史資料提要》、《龍勝縣南區龍脊村僮族社會調查》、《三江縣第六區民族概況》、《防城三區少數民族情況》、《防城縣偏人情況》等近30份調查報告。[3](P.156) 此外,還出版了《西南地區民族訪問畫集》(中央民族訪問團,1951年)、《中央訪問團第二分團云南民族情況匯集》(上、下)(云南民族出版社,1986 年)等資料。

        2.在民族識別工作正式開始后,西南各地展開了專門的民族識別調查,編輯出版了許多寶貴資料。如《云南省民族識別研究第一階段工作初步總結》(中共云南省委邊疆工作委員會,1954年)、《云南民族識別參考資料》(云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研究室,1955 年)、《納西族識別和研究資料》(云南大學歷史研究所民族組,1976年)、《云南民族識別綜合調查報告(1960年)》(云南民族學院民族研究所,1979年)、《貴州民族識別資料集(第1—9集)》、廣西整理出版的《羅城仫佬人情況調查》、《環江毛難人情況調查》、《防城越族情況調查》、《平果隴人情況調查》、《龍勝伶人情況調查》、《南丹縣水家、隔溝人情況調查》等。[9]

        3.同時期的西南少數民族語言調查、1956-1964年的少數民族社會歷史調查等,也都為民族識別提供了寶貴的資料。限于篇幅,相關資料此處不再展開。

        第三,在民族識別的依據上,堅持科學標準與民族意愿并重,并日益向后者傾斜。一直以來,馬列主義有關民族問題的理論尤其是斯大林關于現代民族“四個特征”(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與共同心理素質)的定義都是我國進行民族識別的重要指導思想。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靈活運用該理論,結合民族的名稱、歷史淵源和“名從主人”的原則,基本確定了新中國境內各民族的成分、名稱,其重大意義不容抹殺。但要看到,在這個階段,由于一些原因,還是常常出現生搬硬套科學標準、優先考慮學者的判斷意見而忽視少數民族的自愿要求等問題。

        而從20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民族識別工作中觀念已然發生轉變,原先奉為圭臬的‘客觀標準’有所松動,而‘主觀意愿’的權重則明顯加大”。[10]這一趨勢的典型表現便是在這一階段,隨著民族政策的宣傳貫徹,一部分少數民族群眾要求恢復或更改自己的少數民族成分,相關部門對此做了大量工作,相繼發出《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份的處理原則的通知》、《關于恢復或改正民族成份問題的補充通知》等文件,只要符合條件的,逐個予以恢復更改。在西南地區提出恢復民族成分最多的是土家族,以重慶東南的酉陽、秀山、彭水、潛江和石柱五縣為例,在1964年,只有土家族7000人,苗族11000人。1981年,許多群眾要求恢復原來的民族成分,經過識別和登記,土家族人口增加到80萬左右,苗族人口增加到40多萬。[3](P.114)

        二、學術探討階段(20世紀八、九十年代至今)

        1987年2月,國家民委副主任黃光學以《民族識別和更改民族成份工作已基本完成》為題答《民族團結》記者問,指出中國的民族識別和民族成分的恢復、更改工作“已基本完成”,今后“不再在大片地區進行恢復和更改民族成份的工作”,但對于有些遺留問題必須解決好。[11] 因此,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后,官方的影響逐漸從民族識別的研究中淡出,更多的思考與探討轉而在“純學術界”得到多方面地展開:

        (一)對之前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工作進行概括性的回顧與反思。

        1980年,費孝通在《中國社會科學》上發表《關于我國的民族識別問題》一文,雖然名曰“我國”的民族識別,但內容多是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介紹了貴州“穿青人”、四川“白馬藏人”、察隅“僜人”、云南紅河“苦聰人”等。1984 年,林耀華在《云南社會科學》上發表《中國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一文,可謂正式以“西南地區”為名研究西南地區民族識別工作的開篇之作,也是到目前為止,筆者所見的僅有之作。但遺憾的是囿于作者當年是云南民族識別調查組負責人的身份,該文的實際內容只涉及了云南地區的民族識別。

        此后,發表的相關論文還有馬曜《我國西南地區民族研究的回顧與展望》(《云南社會科學》1982年第1期)、杜玉亭《基諾族識別四十年回識——中國民族識別的宏觀思考》(《云南社會科學》1997年第6期)、李紹明《我國民族識別的回顧與前瞻》(《思想戰線》1998年第1期)、陳國安《民族學在貴州的發展歷程及展望》(《貴州民族研究》1999年第2期)、龍曉燕、王文光《中國西南地區民族史研究的回顧與展望》(《思想戰線》 2003年第1期)、王文光、朱映占《中國西南地區民族史研究的實踐與理論運用評述》(《思想戰線》2009年第2期)、杜玉亭《民族識別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基諾人識別 50 年的歷史哲學視角》(《云南社會科學》2009 年第 6 期)、王文光、尤偉瓊《新中國成立以來云南民族識別的認識與反思》(《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0年第3期)、趙永忠《關于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國民族成分的更改:以西南地區為例》(《學理論》2010年第6期)、畢彩華《20世紀50年代以來云南民族識別的研究綜述》(《科技信息》 2010年第34期)、王文光、段紅云、尤偉瓊《當代云南民族識別的學術回顧》(《思想戰線》 2011年第1期)、木薇《20世紀50年代以來云南民族識別研究回顧與反思》(《云南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3期)、李良品《近六十年我國民族識別研究述評》(《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6期)等。

        除上述論文外,談及西南地區民族識別最多的著作當屬2005年由民族出版社出版的黃光學、施聯朱主編的《中國的民族識別——56個民族的來歷》一書。該書在“民族識別的進程”、“民族識別工作中曾經出現過的問題”、“民族識別工作的遺留問題與展望”、“幾種不同類型的民族識別”、“關于‘白馬人’的族屬問題”等章節中,較為詳細地介紹了西南地區部分民族的識別情況。

        這里還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最近西南民族大學秦和平教授提出了一種新的觀點——中國各民族是在長期歷史過程中形成的,建國后政府開展的相關工作是“確認”,并非“識別”。1954年或以后的族別調查只涉及了部分地方、部分族群,不能以點括面、以偏概全地拔高到“中國的民族識別”的高度,更不能據此來解釋中國“56個民族的來歷”。他的理由主要有四:一是眾所周知,1949年9月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以臨時憲法的形式確認了少數民族的合法權利,可見“民族”早已客觀存在,才談得上給予立法保護。如果立法在先,建國后才識別出56個民族在后,豈非本末倒置?二是查閱當年的相關文獻,并不能得出民族識別工作列入了全國民族工作日程的結論。三是以云南為例,“民族識別”的緣由并不如通常所說是為了推舉人大代表,而是為民族語言的調查工作所推動。當時該工作不叫“識別”而稱“族別”,二者的區別在于,“識別”重在“識”,由“識”而認識是否“別”,“族別”則認識族群間的“別”,“別”的確認由政府部門決定。族別調查只是當時云南省的日常民族事務之一,是過去相關工作的繼續,不必過于強調。四是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民族共同體自形成后就在不斷的發展演變中,因此民族識別是一項長期的任務,但如上文所述我國的民族工作早已基本結束,二者豈非自相矛盾?

        (二)對西南地區待識別民族的族屬問題進行探討。

        中國的待識別民族主要分布于西南地區,其中貴州最多,云南其次,因此西南地區的待識別民族引起不少學者的關注。近年來,除了《中國的民族識別》一書對白馬藏人、穿青人、克木人、僜人、夏爾巴人等西南地區的待識別民族作了基本介紹外,綜合研究西南地區待識別民族的文章還有吳安畢、柯震豪《貴州待識別民族人口的初步分析》(《人口研究》1992第4期)、黃澤《云南未識別群體研究的族群理論意義》(《廣西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1第2期)、嚴奇巖《貴州未識別民族人口的分布特點和歷史成因》(《民辦教育研究》2009第2期)等。

        具體說來,西南地區的待識別民族研究主要包括以下兩類:

        一類是對個別已被識別并歸入其他少數民族的族體,究竟是什么民族尚存爭議。其中比較典型的就是上文已提及的白馬人,學界對其族屬問題的討論至今還頗多,詳見蒲向明《近三十年來白馬人研究狀況述論》(《北方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年第9期)、張瑞豐《“白馬藏人”族屬問題研究綜述》,《民族史研究》2010年第5期)、周如南《白馬人族屬研究述評兼及族群認同理論反思》(《阿壩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2010年第12期)等綜述性論文。討論其它已識別民族的族屬問題的文章還有吳國富《“木佬”非“仫佬”——關于仫佬族族稱和族源的再認識》(《廣西民族研究》1995年第6期)、《關于將“木佬人”歸屬仫佬族的問題——民族識別個案研究》(《廣西民族研究》1996年第3期)、吳正彪《貴州“龍家”族屬考辨》(《中南民族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1年第2期)、王獻軍《貴州“里民人”探尋》(《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3期)等。

        另一類是由于種種原因,族屬尚未確定的族體,還有待進一步調查與研究。如云南克木人,相關論著有李道勇《國外有關克木人的研究情況》(《中央民族學院學報》1983年第2期)、王國祥《西雙版納雨林中的克木人》(云南教育出版社,2009年)、趙燕、于嬌嬌《建國以來中國學者對克木人的研究綜述》(《楚雄師范學院學報》2011年第12期)等。另如貴州穿青人,相關論文有陳美嬌、劉朔《〈貴州省未識別族體的法律地位及其政策研究——以織金、納雍“穿青人”為研究重點〉課題研究初期報告》(《魅力中國》2010年第5期)、李良品《貴州方志中有關“穿青人”及其先民族源和族稱的記載》(《貴州民族研究》2011年第2期)、雷勇《社會歷史、宗教生活與族群身份的建構——以黔西北穿青人為例》(《青海民族研究》2012年第4期)等。再如西藏夏爾巴人,相關論文有黃顥《夏爾巴人族源試探》(《西藏民族學院學報》1980年第3期)、瞿靄堂《夏爾巴話的識別——衛藏方言的又一個新土語》(《語言研究》1992年第2期)、切排、桑代吉《夏爾巴人的歷史與現狀調查》(《西北民族研究》2006年第1期)、王麗鶯、楊浣、馬升林《夏爾巴人族源問題再探》(《四川民族學院學報》2012年第3期)等。此外,還有戴小明、盛義龍《民族識別與法律認定——家認定個案研究》(《第九屆中國世界民族學會會員代表大會暨學術討論會論文集》(上冊)》,2010年)等。

        (三)從族群認同的角度對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進行考察。

        族群認同,指族群成員對自己所屬族群的歸屬感與認同感,它與民族識別“因族群與民族分別具有文化屬性與政治屬性而屬于兩個不同的范疇。”[12]“民族識別是為了政治原則的實施,它是在國家層面上進行的事務分配與管理。而族群認同則是底層社會的視角,是底層社會分配資源、整合力量的心理機制。”[13] 但二者又密切相關,因為族群認同是民族識別的一個重要依據,而族群認同只有得到國家的確認,其認同的“族群”才能成為被認可的“民族”,才能真正享受國家的民族優惠政策。因此,族群認同的原生性與工具性成為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研究的一個焦點,具體包括:

        1.對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尤其是待識別民族的族群認同進行研究。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李成武在《克木人——中國西南地區邊陲一個跨境族群》一書中對克木人的族群認同進行了多層闡釋外,近年來發表的相關論文主要有黃澤《云南未識別群體研究的族群理論意義》(《廣西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1第2期)、巫達《四川爾蘇人族群認同的歷史因素》(《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6年第4期)、李艷華《論當代撒尼人的族群認同變遷——對云南省石林縣一個彝漢雜居村落的個案分析》(《云南社會科學》2006 年第6期)、袁同凱《廣西融水苗人族源探析——兼論族群主觀認同、族屬客觀標示與族群認同變遷》(《廣西民族研究》2007年第1期)、明躍玲《論族群認同的情境性——瓦鄉人族群認同變遷的田野調查》(《云南社會科學》2007 年第3期)、蔣俊《民族識別視野中的俫人及其民族認同》(《黑龍江民族叢刊》2007年第6期)、李技文《家人族群認同的文化表達——以楓香寨為例》(《青海民族研究》2008年第4期)、覃乃昌《從族群認同走向民族認同——20世紀中后期廣西的民族識別研究之三》(《廣西民族研究》2009年第3期)、周如南《白馬人族屬研究述評兼及族群認同理論反思》(《阿壩師范高等??茖W校學報》2010年第4期)、李技文《家人的社會記憶與族群認同》(《湖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0年第5期)、周瑩《家服飾蠟染藝術的族群認同研究——貴州黃平重興鄉望壩村的研究案例》(《原生態民族文化學刊》2011年第2期)、權新宇《白馬人的族群認同——基于地域、“沙嘎帽”與白雞傳說的思考》(《河北北方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1年第3期)、明躍玲《論生態環境置換與族群認同的變遷——以湘西地區的瓦鄉人為例》(《民族論壇》(學術版)2011年第9期)、韓忠太《一種自稱,三個民族——對黃泥河右岸布依族群民族識別的再調查》(《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2 年第3期)等。

        2.對官方的民族識別與民間的族群認同之間的互動關系進行研究。

        如羅樹杰《中國的民族政策與族群認同的幾個問題——與于鵬杰同志商榷》(《廣西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5年第4期)、明躍玲《也論族群認同的現代含義——瓦鄉人的民族識別與族群認同的變遷兼與羅樹杰同志商榷》(《湖北民族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6年第6期)、崔海洋、劉伯飛《時代變遷中的族群認同——以四川清漪江流域羌族為例》(《貴州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年第2期)、張元穩《廣西龍州縣金龍布傣人的多元認同及變遷》(《銅仁學院學報》2007年第5期)、李紅春、李志農《試論族群認同與文化變遷的整合——對香格里拉縣哈巴村“藏回”族群的解讀》(《云南社會科學》2008 年第3期)、黃平文《文化視野下的毛南族族群認同》(《廣西民族研究》2009年第3期)、覃乃昌《從族群認同走向民族認同——20世紀中后期廣西的民族識別研究之三》(《廣西民族研究》2009年第3期)、馬創《現代背景下帕西傣的族群認同研究》(《思想戰線》2010年第S2期)、呂俊彪《儀式、權力與族群認同的建構——中國西南地區部一個京族村莊的個案研究》(《廣西民族研究》2011年第2期)、周建新、嚴月華《現代國家話語下的族群認同變遷——以廣西龍州縣金龍鎮板外屯壯族傣人儂人為例》(《廣西民族研究》2012年第1期)等。

        (四)對西方學者解構中國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聲音進行回應與討論。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的民族識別或中國政府對其境內少數民族的政治構建遭到了來自西方的中國研究專家們的解構。[14] 其中,涉及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代表性著作主要有白荷婷(Katherine Palmer Kaup)的《創造壯族——中國的族群政治》(Creating The Zhuang: Ethnic Politics in China)、郝瑞(Stevan Harrell)的《田野中的族群關系與民族認同:中國西南彝族社區考察研究》(廣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路易莎(Lounisa Schein)的《少數的法則——中國文化政治中的苗族與女性》(Minority Rules: The Miao and Feminine in China’s Cultural Politics)、李福瑞(Ralph Litzinger)的《他者中國——瑤族與民族歸屬政治》(Other Chinas: The Yao and The Politics of National Belonging)、墨磊寧(Thomas Mullaney)的《立國之道:現代中國的民族識別》(Coming to Terms with the Nation: Ethnic Classification in Modern China)等。除墨磊寧只是盡可能真實地還原“民族識別”這一知識生產的全過程,并未對民族識別工程做出“功過是非”的評價外,[15]上述論著大都認為中國在歷史上就有集權專制的傳統,新中國政府繼續將這種強權運用到了民族識別的工作中,缺乏對少數民族主觀意愿的尊重,“創造”(create)出了中國的56個民族。

        西方學者的這種批評,在國內似乎得到了一些學者的贊成,但也有學者對此進行了反駁,其中以李紹明與郝瑞之間的爭論最具代表性。2002年,李紹明在《民族研究》發表《從中國彝族的認同談族體理論——與郝瑞(Stevan Harrell)教授商榷》一文,從“彝族的認同”、“攀枝花市彝族的認同”與“族體的理論”三方面對郝瑞關于彝族識別的批評做出了自己的回應。隨后,郝瑞用漢語寫了《再談“民族”與“族群”——回應李紹明》,發表在《民族研究》2002年第6期上。其它批駁西方學者質疑中國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論文還有潘蛟《解構中國少數民族:去東方學化還是再東方學化》(《廣西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年第2期)、李富強《壯族是創造的嗎?——與西方學者 K. Palmer Kaup等對話》(《桂海論叢》2010年第2期)、盧露《壯族分類體系與認同變遷的再思考——兼評〈創造壯族:中國的族群政治〉》(《西北民族研究》2012年第2期)、雷勇《西方中心主義視野下的中國民族識別——以白荷婷的〈創造壯族——中國的族群政治〉為中心》(《廣西民族研究》2012年第4期)等。

        綜上可見,20世紀90年代以來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研究的特點主要有二:

        第一,與前一階段官方主導的特點相比,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真正由“工作”走向了“研究”,角度新穎,內容多樣。只是因為民族識別作為階段性的行政工作已經結束,中國56個民族的基本格局已經確定,學者雖然可以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意見,但不再被官方采納。

        第二,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研究呈現出國際化的趨勢。盡管國內外關于這個問題的評價還存在較大爭議,但無疑這些討論有利于深化與擴寬對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認識。

        三、西南民族識別研究的前景

        縱觀以上兩個階段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研究,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西南地區特別是云南少數民族眾多,因此,中國民族識別的主要任務其實是對西南地區特別是云南的少數民族進行識別。到1954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召開前,確認了38個少數民族,其中世居西南地區的就有彝、白、壯、傣、苗、回、藏、傈僳、哈尼、拉祜、水、佤、納西、瑤、景頗、布依、侗、羌等18個少數民族。此后,又陸續確認了17個少數民族,其中世居西南地區的又有11個,包括云南的布朗、阿昌、普米、怒、德昂、獨龍、基諾族,廣西的仫佬、京、毛南族,西藏的門巴、珞巴族,貴州的仡佬族。因此,對西南地區的民族識別進行研究意義重大,關于西南地區特別是云南的民族識別研究成果也是整個關于中國民族識別的研究成果中最為豐富的。

        但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從整體上研究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專著問世,而且本民族學者對民族識別的研究較少,更多的還是作為“他者”的漢族學者西南少數民族的研究。實際上,在西南地區民族識別的理論評價、族屬遺留、田野調查、“56個民族”框架下西南民族的演變等問題上,都還有進一步探索的空間。

        從費孝通的兩份文獻看1956年西南地區少數民族工作

        在少數民族問題上,我還是一個小學生。同志們對這個問題的研究比我要多,又是專門做這方面工作的。我今天主要是把西南的情況,同少數民族的問題聯系起來講一講。

        少數民族問題,在西南來說是很重要的。我們中國的少數民族最多的地區,一個是西北,一個是西南??峙挛髂媳任鞅边€多,而且情況也比較復雜。西南的國境線從西藏到云南、廣西,有幾千公里,在這么長的邊境上,居住的絕大多數是少數民族。少數民族問題解決得不好,國防問題就不可能解決好。因此從西南的情況來說,單就國防問題考慮,也應該把少數民族工作擺在很高的位置。

        西南的少數民族究競有多少,現在還不清楚。據云南近來的報告,全省上報的民族名稱有七十多種。貴州的苗族,據說有一百多種,實際上有些不是苗族。例如侗族,過去一般都認為是苗族,實際上語言、歷史都不同。他們自己也反對這么說。從這一情況就可看出,我們對少數民族問題不僅沒有入門,連皮毛還沒有摸著。當然經過三兩年工作之后,對各個民族有可能摸清楚。歷史上弄不清楚的問題,我們可能弄清楚。

        在中國的歷史上,少數民族與漢族的隔閡是很深的。由于我們過去的以及這半年的工作,使這種情況逐漸地在改變,但不是說我們今天已經消除了隔閡。少數民族要經過一個長時間,通過事實,才能解除歷史上大漢族主義造成的他們同漢族的隔閡。我們要做長期的工作,達到消除這種隔閡的目的。要使他們相信,在政治上,中國境內各民族是真正平等的;在經濟上,他們的生活會得到改善:在文化上,也會得到提高。所謂文化,主要是指他們本民族的文化。如果我們不在這三方面取得成效,這種歷史的隔閡、歷史的裂痕就不可能消除。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只有在消除民族隔閡的基礎上,經過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才能真正形成中華民族美好的大家庭。我們是有條件消除民族隔閡的。歷史上的反動統治實行的是大民族主義的政策,只能加深民族隔閡,而今天我們政協共同綱領所規定的民族政策,一定能夠消除這種隔閡,實現各民族的大團結。

        我想講點西康藏族的情況。過去藏族與漢族的隔閡很深,但是我們進軍西南,特別是宣布了解放西藏的方針,提出十項條件以后,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過去他們的情況怎樣呢?過去西康的反動統治把他們搞苦了。我們進去以后,首先宣布了共同綱領的民族政策,同時我們軍隊的優良作風也在一些具體問題上體現出來,例如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尊重藏民的風俗習慣、宗教信仰,不住喇嘛寺等,這樣就贏得了藏族同胞的信任。他們說,我們的軍隊太好了,老百姓的房子,就是下大雨,不讓進就不進,不讓住就不住,這是實行正確政策的結果。歷史上的統治者,何嘗沒有宣布過好的政策,可是他們只說不做。我們的政策只要確定了,是真正要實行的。對于我們提出的十條,有的西藏的代表人士覺得太寬了點。就是要寬一點,這是真的,不是假的,不是騙他們的。所以這個政策的影響很大,其力量不可低估。因為這個政策符合他們的要求,符合民族團結的要求。

        在西南少數民族地區,歷史上我們黨曾經做過一些工作,產生過好的影響。長征時,紅軍經過的地方,如云南、貴州,散布了一些革命的種子,就是在西康,也有一些革命影響。紅軍北上時,為了自己的生存,做了一些犯紀律的事,那時餓慌了,沒有辦法?,F在我們應該跟他們說,當時全國革命的負擔放在你們的身上,你們對保存紅軍盡了最大的責任。對那時辦得不對的事,應當向他們賠禮。這次我們到那里,一些藏族人士也很坦白地說,那時把糧食吃光了,心里不愿意,現在了解了。他們為自己的解放感到高興。

        經過這些歷史上的工作,加上今天的工作,我們完全可以解決幾千年遺留下來的民族隔閡,把各民族團結好。在世界上,馬列主義是能夠解決民族問題的。在中國,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毛澤東思想,也是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的。只要我們真正按照共同綱領去做,只要我們從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誠心誠意地幫助他們,就會把事情辦好。只要一拋棄大民族主義,就可以換得少數民族拋棄狹隘的民族主義。我們不能首先要求少數民族取消狹隘民族主義,而是應當首先老老實實取消大民族主義。兩個主義一取消,團結就出現了。

        我們進軍西南以來,有這么一個概括的認識:西南的民族問題復雜,西南民族問題必須解決好。這牽涉到各方面的工作,但我們對情況又了解得很少,因此強調要采取非常穩當的態度,從一開始就把民族關系搞好。強調解除各民族對人民解放軍的顧慮,解除民族之間的隔閡。對少數民族的許多事宜,不盲動,不要輕率地跑去進行改革.不要輕率地提出主張,宣傳民族政策也不要輕率。在實際行動中嚴格執行紀律,不侵犯他們一絲一毫的利益,包括征集公糧也要照顧他們的實際困難,首先保證決不能超過歷史上的負擔,只能少于歷史上的負擔。我們確定:在少數民族里面,正是由于過去與漢族的隔閡很深,情況復雜,所以不能由外面的力量去發動少數民族內部的所謂階級斗爭,不應由外部的力量去制造階級斗爭,不能由外力去搞什么改革。所有少數民族內部的改革,都要由少數民族內部的力量來進行。改革是需要的,不搞改革,少數民族的貧困就不能消滅,不消滅貧困,就不能消滅落后.但是這個改革必須等到少數民族內部的條件具備了以后才能進行。

        現在我們民族工作的中心任務是搞好團結,消除隔閡。只要不出亂子,能夠開始消除隔閡,搞好團結,就是工作做得好,就是成績。如果我們患急性病,像在漢族區域一樣,總想很快地拿到糧食,很快地把群眾組織起來,使工作見效,那就非出亂子不可。過去其他地區出了些亂子,其中極重要的原因就是患急性病。這教育了我們的許多同志,不能患急性病,來一點“慢性病”沒有關系。“慢性病”不會犯錯誤,急性病就要犯錯誤,別的事情既不能患急性病又不能患慢性病,這件事情不要怕患“慢性病”。當然我們還是要做工作,不能因為怕患急性病就睡起覺來,要穩步地做,摸準情況前進。團結的基礎鞏固一步,工作也就前進一步。我們有些同志主觀愿望是好的,但是患急性病,因此領導上要經常防止急性病。當前在少數民族地區做工作,一個重要原則就是不準出亂子,不能把事情搞壞。一百個干部有九十九個做得好,有一個干部出亂子,也可以把事情搞壞?;谶@樣的想法,我們派往少數民族地區的干部要少而精,不在數量而在質量。他們要懂得民族政策,真正想把少數民族工作做好,不準一個人出亂子。必須保證這一點。這個時期西南在民族問題上還沒有出什么亂子,原因就是工作穩當,這就叫成績。

        那末,到現在工作做得夠不夠呢?現在已經出現了一系列的新問題,需要我們進一步做工作,否則就要出亂子。舉例來說,共同綱領規定,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應實行民族的區域自治。綱領宣布了,少數民族很高興,在高興的同時,就要問什么時候實行,如何實行。他們要求兌現。如果半年不兌現,一年還不兌現,他們就會不相信我們的政策。這個政治上的問題,不解決不行。我們黨在歷史上曾經遇到過這個問題,比如在內蒙古,這方面是有經驗的。在陜甘寧邊區的北面,也有些經驗。而在廣大的新區,還沒有經驗,對許多干部來說還是個新問題。但是現在必須開步走,因為少數民族的要求是迫切的。在西康,有的代表人士甚至還想在實行區域自治時用“波巴政府”這個名字?,F在這件事還沒有談好,不過一定要有一個他們滿意的名字才行。西康有許多地名是漢人取的,我們叫慣了,不等于他們習慣。這還是一個名稱問題,其他問題就更復雜了。比如康東過去劃有縣,有一二十年的歷史了,現在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還保存不保存??h呢?從發展前途看,保存縣有好處,而且已經是習慣了的,但是他們贊成不贊成呢?有一個原則,他們不贊成就得取消,另外劃。還有,在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時候,少數民族內部問題如何解決?有的過去打冤家,你打過來,我打過來。這主要是過去推行大漢族主義的反動統治階級挑起來的,是大民族主義統治弱小民族的手段,但是他們內部也有很多利害關系。我們應該冷靜地考慮這些問題.使他們團結起來,不要再打冤家。又比如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我們派不派干部?派是必要的,但一定要少而精,要派真正能幫助他們的干部,至于用什么名義,這要跟他們商量。我們的同志去工作,是一件苦差事,思想要搞通.要有一些愿意做這個工作的同志去那里工作。這一系列問題,牽涉到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政策。

        今天我們在西南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首先開步走的應是康東,因為各種條件比較具備。第一,藏族同胞集中;第二,歷史上有工作基礎;第三,我們進軍到那個地方后,同藏族同胞建立了良好關系;第四,那里還有個進步組織叫東藏民主青年同盟,有一百多人。有這些條件,就能馬上去做工作。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如果解決得好,可以直接影響西藏。其他地方也要積極創造條件去做,不能只停留在口號上。有些地方也可以先成立地方民族民主聯合政府。比如大小涼山是彝族聚居區,應該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但現在條件不夠,這樣的地區暫時只適宜于成立地方民族民主聯合政府,這對他們更有好處。云南、貴州也是適合于成立地方民族民主聯合政府的。還可;以在聯合政府下面,實行小區域自治,比如一個民族聚居鄉。少數民族的事應該由他們自己當家,這是他們的政治權利。

        從經濟上看,現在不開步走也不行了。比如西康,這方面也出現了一系列的問題。首先是糧食問題,現在我們只進去三四千人,一下就借了七十萬斤糧。一些進步的上層人士幫忙很大,不但把糧食借給我們,而且價錢公道。但是老是這樣不行,少數民族群眾負擔不起。再如市場問題,貿易問題,金融問題等,這些經濟問題也遇到了,如果不解決,就會動搖政治的基礎。實行民族區域自治,不把經濟搞好,那個自治就是空的。少數民族是想在區域自治里面得到些好處,一系列的經濟問題不解決,就會出亂子。毛主席對西藏問題就確定了兩條,第一是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第二是進軍西藏“不吃地方”。這兩條搞好了.才能解決西藏問題,才能團結起來鞏固國防。這兩條對所有少數民族地區都是適用的。政治要以經濟做基礎.基礎不堅固還行嗎?如果我們只給人家一個民族區域自治的空頭支票,而把人家的糧食吃光,這是不行的。我們對少數民族地區確定了一個原則,就是在漢族地區實行的各方面的政策,包括經濟政策,不能照搬到少數民族地區去,要區分哪些能用,哪些修改了才能用,哪些不能用。要在少數民族地區研究出另外一套政策,誠心誠意地為少數民族服務。比如貴州的少數民族,大多住在山上,如果我們能夠給他們解決吃鹽的問題,那就一定能夠得到他們的擁護。又如西康現在還不通汽車,怎樣在經濟上同內地溝通,從內地進什么貨,他們的東西怎么運出來,價格如何,怎樣使他們有利可得,這些都要妥善處置。我們在貿易上實行等價交換,但是有時還要有意識地準備賠錢。我們幫助少數民族發展經濟,很重要的一環是貿易,經濟工作應當以貿易工作為中心。要幫助少數民族把自己的貿易活動組織起來,這不是我們能夠包辦的。貿易中要免除層層中間剝削,使他們少吃虧。這樣經濟就活了,他們的生活也就會好起來。目前的關鍵就是首先要使他們在貿易中獲得利益,然后在這樣的基礎上,幫助他們逐步地從農、工、牧、商等方面發展。

        在文化方面,也有許多工作要做。要盡快提高少數民族的文化水平。應在少數民族地區舉辦一些教育事業,動員一些人到那里去辦學?!,F在最好先辦一些訓練班,著重宣傳民族政策。辦學校最困難的是沒有教員。我們不是沒有經費,不是其他問題,就是沒有人教課。西南人才缺乏,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迅速創辦民族學院,吸收一些青年進民族學院深造。同文化教育相聯系的還有衛生問題。少數民族地區衛生工作也很重要,那里迫切需要醫藥。在當前來說,文化工作首先要以衛生工作為中心,衛生工作作用很大。

        所有這些事情,政治的也好,經濟的也好,文化的也好,現在都要開始去做。所有這一切工作,都要掌握一個原則,就是要同少數民族商量。他們贊成就做,贊成一部分就做一部分,贊成大部分就做大部分,全部贊成就全部做。一定要他們贊成,要大多數人贊成,特別是上層分子贊成,上層分子不贊成就不做,上層分子贊成才算數。為什么?因為在少數民族地區,由于歷史的、政治的、經濟的特點,上層分子作用特別大。進步力量在那里面很少,影響很小。將來這個力量發展起來,會起很大的影響,現在不起決定影響?,F在一切事情都要經過他們上層,要對上層分子多做工作,多商量問題,搞好團結,一步一步引導和幫助他們前進。如果上層這一關過不好,一切都要落空。我們有些同志往往采取激進的辦法,以為不通過上層分子能搞得更好。事實上不是搞得更好,而是搞得更壞,不是搞得更快,而是搞得更慢,因為阻力大。對上層分子的工作做好了,推動他們進步了,同我們的合作搞好了,這樣,在他們的幫助下來推進工作,就要順當得多。有的同志思想有顧慮,以為這樣做會喪失階級立場,不懂得在那里階級立場表現得不同。什么叫正確的階級立場?就是現在不要發動階級斗爭,做到民族與民族之間的團結.這就叫正確的階級立場。當然我們也不是完全依靠上層,而是通過他們慢慢影響各方面的工作。

        附帶說一說,有一些特殊問題,也要根據實際情況解決。比如我們在少數民族地區確定不搞減租,不搞土改。,但是貴州苗族人要求減租,要求土改,而且比漢人還迫切。究其原因,這是很自然的,因為貴州苗族中地主很少,他們絕大部分種漢人的地,而且是山坡地。他們的要求很合理。如果不允許他們實行減租、土改,那就是大漢族主義,就是不直接照顧他們的利益。但是這樣的要求,可能苗族上層少數地主分子不贊成。所以我們特別作了規定,凡是種的土地是漢人地主的,就實行減租、土改,而種的土地是苗族地主的,就不實行減租、土改,由他們本民族慢慢地采取協商的辦法去解決。這就是說,減租、土改在少數民族地區不是完全不提,有些地區還應該進行,但必須有一個條件,就是他們有這個要求,而且不是少數人要求,而是大多數人要求,不是我們從外面給他們做決定,而是由他們自己做決定。又如,在少數民族地區,怎樣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怎樣成立聯合政府,要考慮方式方法問題??梢圆捎谜匍_各類代表會議的形式,這種形式在內地收效很大。通過代表會議征求意見,商量研究,可以避免主觀地決定問題。有時我們是一番好意,就是做出的決定不正確。但即使決定正確,如果沒有通過他們,也會遭到反對。只要通過他們,即使有的決定還有缺點,他們也是會擁護的。

        最后談談工作態度問題,我們的工作方法就是剛才談的,一切事情和他們商量,用開代表會議的方式解決問題。我們的工作態度是實事求是,老老實實。最近我們有這樣的體會,就是在尊重少數民族風俗習慣方面,也要老老實實。我們要主動向他們說清楚,正是因為風俗習慣不同,容易引起誤會,容易犯忌諱,可能得罪了人還不知道。有些生活習慣我們很想學,但是一下學不會,也勉強不得,請他們原諒。這就叫老老實實。這樣容易得到同情。我們做政治工作,經濟工作,文化工作,都應該采取這種態度。

        中央民族訪問團這次到西南來,必定對我們幫助很大。你們在少數民族方面研究、了解的東西比我們多得多。特別是你們下去以后,親身接觸具體情況,會發現許多問題。我們很希望同志們研究各種問題,多提意見,哪怕是一個片面的意見,也比沒有意見好?,F在我們就是苦于沒有意見。同志們在這方面不要客氣,有什么感覺就跟,當地同志說。下面有些同志可能主觀性強些,你們可能碰一鼻子灰,或者對你們提出的問題不重視,或者對問題見解不同,而且很可能他們的見解是錯誤的。遇到這樣的事,你們不要生氣,可以給我們寫信,或者給省里的同志寫信,總會得到合理的解決。假如你們有些意見不對,我們也告訴你們。這樣,依靠同志們的工作,我相信可以解決西南最復雜的又是最重大的問題——民族團結問題,至少可以打下一個很好的基礎。

      本文來源:http://www.tacomagolfcenter.com/zhidao/1220165.html

      文學常識推薦文章

      文學常識熱門文章

      快三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