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i88ek"></optgroup>
    <mark id="i88ek"></mark>
    1. 家史范文

      發布時間:2016-01-19 來源:黨團范文 點擊: 當前位置:520作文網 > 范文大全 > 黨團范文 > 家史范文 手機閱讀

      【www.tacomagolfcenter.com - 范文大全】

      家史范文(一)

      我叫奚銳,20世紀80年代末出生在美麗的西子湖畔,聽說過吧,就是那個“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人間天堂。也許我的名字談不上如雷貫耳,但大名鼎鼎還是算得上的。我很喜歡這個名字,還是挺有詩意的。

      我的家族不大也不小,可謂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家族成員來自五湖四海,全國各地和海外都有。我的祖先是哪個朝代誕生的,沒有聽我的父輩提到過。我的外公是一個老革命,在抗日戰爭時期就離開家鄉,16歲就參加了八路軍,在艱難困苦歲月里,我外公信念堅定,堅決抗戰到底不動搖,他堅決貫徹游擊戰思想,同時又在敵占區展開地雷戰、地道戰等多樣化的戰爭模式,消滅了多股游蕩在各個村莊的鬼子兵。老爺子的游擊隊戰績顯赫,從一名普通的士兵到八路軍的連長,老爺子打仗那個叫猛啊,沖鋒號剛響,就如猛虎下山沖了出去,那股氣勢令敵人膽寒。

      建國后,老爺子根據組織安排轉業到地方工作,從副縣長、縣長再到市糧食局長,最后從監獄長的崗位上退了下來。老爺子戎馬一生,立下戰功無數,生了2個兒子,3個女兒,全都在各自的工作崗位勤奮工作著。

      當然啦,我爺爺也不甘落后,怎么說也是一知識分子來著。他出生于上海浦東的一個貧苦人家,上世紀60年代從上海美術??茖W校畢業,響應祖國的號召支援內地建設,來到安徽合肥南部的一個師范學校,從事教育工作。爺爺這一輩子雖然平平淡淡,默默無聞,但是一直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真可謂桃李滿天下,生了2個兒子,1個女兒,2個在國內一個在國外,總算也是美滿幸福。

      縱觀我的家族史,其中有太多太多的人,他們有著不同的生活與經歷,爺爺與外公則是我最敬佩的。家史是一部永遠讀不完的書啊。

      我的家史

      2011-08-19 13:14:03

      爸媽來北京幫我們帶孩子,我才有機會聽爸爸細說家史??上也皇菍懶≌f的料,浪費了一部小說的素材。

      ★曾祖父母

      張家原籍肥東(合肥東邊),人口興旺。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不知何故,曾祖父一輩時,田地被族人占去。曾祖父母帶著四五個孩子開始乞討為生,流落到定遠縣(肥東北邊)的一個葛姓村莊。曾祖父母早早去世,夭折了一兩個兒女。 ★姑奶奶(爺爺的妹妹)

      姑奶奶十歲到葛家給老大做童養媳??谷諔馉帟r期,大爺爺(姑奶奶和爺爺的大哥)隨妹夫葛大參軍去山東。大爺爺被戰友擦槍走火打死,葛大則帶著一個妓女回了家。姑奶奶于是嫁給葛家二兒子葛二。葛二生性殘忍暴虐,又重男輕女,姑奶奶生兒女無數(真的沒有數字),其中大部分女孩一生下來就被葛二摔死,甚至用鐵鍬活活剁死,再扔到河里。

      ★爺爺奶奶

      爺爺是“流氓”。他依靠妹妹生活在葛家,勾搭上葛家三媳婦,兩個人私奔到幾十里外的另一村莊,不久被發現。葛家派人把葛三媳婦搶回來,十分殘忍地割開下體,撒上鹽,差點要了命。不過,老太太現在倒健朗,八十多歲了,還常常和爸爸打麻將。

      爺爺不敢回來。解放后,他所在的村莊有一劉姓國民黨軍官被槍斃,他老婆晚上跑到爺爺屋里尋求庇護,就“成了”我奶奶。

      奶奶當時已生了三四個小孩,肚里還懷著一個,那就是我爸爸。

      聽到這里,我就零亂了,身份認同感頓時顛覆:爸爸不姓張,姓劉;那個“流氓”也不是我爺爺;那么,我……我是誰呢?這還是我的家史嗎?

      五十年代后期,國家大興水利,方圓幾十里的人都聚到一起修水庫。爺爺和葛家兄弟在工地碰頭,多年過去,往事淡漠,加上妹妹在葛家做媳婦的情分,雙方和解了。爺爺挑著擔子,一框是七八歲的爸爸,另一框是僅有的家什,帶著奶奶回葛村落戶。

      1958年開始,連年災荒,村中人口半數餓死。爺爺為村里放鴨,偷偷裝些鴨食給奶奶爸爸度日。因為放鴨長期與水打交道,爺爺學會了抓鱔魚,據說技術相當高,無需工具,僅憑手指頭就能把鱔魚鉤出洞。家中水缸里總養著很多鱔魚,村里的干部也常來享用。后來,爺爺在一片荒地上種高粱,獲得大豐收,引得附近村莊很多人來借糧食。那年頭,有奶就是娘,爺爺打了個翻身仗。

      奶奶的前幾個孩子當時十多歲,并沒跟隨過來,五九年饑荒時曾來尋母討食,奶奶無奈養不活這許多人,送他們回去。據說,那兩年都餓死了。

      ★爸爸媽媽

      爸爸七八歲時被爺爺挑著來到葛村,家境不好,近似乞討,單姓獨戶,并無兄弟。后來奶奶又產下一癡呆女兒。據說姑姑帶過我,曾讓我從很高的桌上摔下來,沒死,幸甚。姑姑后來生小孩,受風而亡。這些是我小時候的事,但我完全沒有印象。

      為了不受欺負,爸爸從小學會察言觀色,且好賭好酒,為人仗義,村中多有好兄弟。小時候的我眼中,爸爸是賭王,一副骰子,說扔幾點就幾點。136張麻將,32張骨牌,爸爸可以從任意方向任意角度認出任何一張。麻將牌九是我的人生啟蒙課,我也能認牌,靠的主要是記號和記性。我很小的時候,有一次爸爸跟人打麻將,我站在后面看。爸爸夠(停牌)“三見面回頭洞二餅”(一種大和),眼見著二餅來了,我很激動。爸爸悠然吸了一口煙,回頭對我說:“三,你幫爸爸摸一把。”我伸手抓到牌,暗拓一下,果然二餅,不動聲色地掀開。爸爸得意地推倒牌,大家紛紛贊嘆:“三兒好手氣啊,將來肯定能考上大學。”我后來考上大學果然靠的都是“手氣”。

      外公兄弟九人,我有四十多位舅舅。外公是共產黨員,村里的干部,媽媽排行第二,上面有一個哥哥,下面一堆弟弟妹妹。據媽媽回憶,當年她跟著外公到處修水庫,倒不用干活,只是混吃混喝,即使五九年六零年的大饑荒時期,她也沒挨過餓,但是眼見過很多人餓死。

      至于媽媽為什么會嫁給爸爸,他們沒說,我就不知道了。

      ★我們這一代

      媽媽生了三個兒子,二哥長我六歲。媽媽說,我小時候就是大哥二哥打架時手中的武器,常常被懸空揮舞。即使在一個重男輕女的時代,爸媽還是希望有一個女兒。我兩歲時,他們在醫院撿了妹妹回來。妹妹在我們家很受寵,三兄弟都讓著

      她。小齊懷孕的時候,妹妹給我打電話:“跟三嫂說,我們家不重男輕女,讓她別擔心生男生女。”如今,大哥二哥各有一男一女,我和妹妹各有一個男孩 我就盼著再有一個女兒

      我有一個快樂而復雜的大家庭。說起復雜,我的爺爺是瑤族,而我的姥姥又是蒙族,媽媽又是漢族……??梢哉f我是多民族的組合家庭。1929年,我的姥姥出生在一個沒落的地主家庭,由于清政府的衰敗和民國的統治,姥姥所屬的藍白旗家族也為此付出了許多。說到沒落自然意味著貧窮,為了節省一個人的開支,姥姥的父母把她送到了北京一個遠房奶奶家,那時的姥姥年僅十二歲。從那以后,姥姥就要讀書、做家務。后來,姥姥到了婚嫁年齡,得到了其奶奶贈予的一筆不小的家產。解放之初,姥姥是個婦女解放的先進分子,在社會上也是個活躍人物。就這,在文革中,也沒讓姥姥免除經歷家產沒收、愛人被隔離審查的不幸,所沒收的財產數也數不清。姥姥共有四個兒女,大舅是她唯一的兒子。文革中,姥姥又不得不送這唯一的兒子去東北插隊落戶,一走就是二十幾年。1996年,姥姥又送自己唯一的、親手撫養長大的孫子去上海武警服了三年兵役。用媽媽的話說,姥姥的經歷影響了她一生。媽媽遺傳了姥姥的善良、堅強,也給賦予了我積極、向上、樂觀的性格。

      和姥姥相比,我的爺爺就很普通了。1937年8月,我的爺爺出生在廣西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但相對其他的農民家庭來說,爺爺家還是很富裕的。爺爺有兩個兄弟,他排行老二。但他不愿一輩子呆在這村子里,于是從小就勤奮好學,積極進取,祖爺爺是村子的富人,因此爺爺從小就有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白天爺爺去城里上學,放學后就幫助家長干活,種地。到了晚上,爺爺才能好好地學習,寫作業。后來,功夫不負有心人,爺爺考到了北京,在首都機場做了一名內部的干部。但由于文革,爺爺家也沒有逃脫厄運,財產被洗劫了一空。但爺爺頂住了壓力,努力的工作,閑暇時間就去捕魚,為的是養活全家人。隨著文革的結束,爺爺家的情況也變好了,1966年7月17日,我爸爸在這個家庭誕生了,我爸爸有一個姐姐一個弟弟,然而我爸爸卻擔起了家庭的重擔。1969年我叔叔的出生,因此家庭又要多支付一個人的開銷,而且在此之前,我爺爺的哥哥因病去世,需要許多錢,然而爺爺并沒有因此讓爸爸他們輟學,而是更努力地工作。1998年我爺爺的父親去世了,享年90歲,鄭氏的家族也越來越小了。后來爸爸和姑姑遵從了爺爺的意愿,同樣在機場工作,而且兩人都有了發展,一個是經理一個是主管。1991年我爸爸和媽媽結了婚,1992年就生下了我,在我這一代里,只有我一個是爺爺的親孫子,從而鄭氏的家族進一步縮小。2005年,爺爺不幸因病去世,鄭家也因此越來越小。

      這就是我的家史,一個19世紀的大家庭在20世紀變成了一個小家庭。

      家史范文(二)

      家史與家訓

      家史部分

      一、曾祖篇

      曾祖父王淵民出生于1914民國3年,自幼家貧,他的父親上過學堂,文化知識豐富,一生以賣文為生。曾祖父在他父親的指教下,頗曉禮儀和為人處世之道,小小年紀為改變家境貧窮落后狀況,為了生存決定走出去闖蕩自己的一條路,1878年也就是他剛滿17歲時,不聽父輩勸阻只身去興化城,來到興化城舉目無親、人生面不熟,自己找了一家醬菜館當學徒,跟著師傅學習醬菜制造,干了一段時間市場信息掌握了不少,同時曾祖父人又懂事機靈,學什么都很快,甚得師傅歡心。又過了幾年,曾祖父向師傅訴說了自己的家境和志向,取得了師傅的信任,由于師傅年事已高,曾祖父不久就被“三元”醬菜館任命為新掌柜,經過一年總柜的業務實踐,曾祖父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老掌柜的認可,醬菜館也越做越大,名氣越做越響。再到后來,老掌柜去世,膝下無子,便把這醬菜館全盤托付給了曾祖父。曾祖父憑借多年的經驗,融入自己的心得體會,創造出一套獨有的醬菜制作配方來,他制出的醬菜顏色純凈,香飄十里,口感醇厚,讓人欲罷不能,”三元”醬菜也成為當時興化無人不知的著名醬菜館。

      在曾祖父25歲時,由媒人牽線,認識了曾祖母,兩人攜手經營醬菜館,曾祖父負責進貨、出售、賬目統計,曾祖母則主要負責醬菜制作與店鋪打理。制作醬菜是一件不易的事,聽曾祖母講,當時條件差,都是靠一雙手,高腳菜很重,一捆,好幾十斤呢。曾祖母一般一天要處理幾百斤的菜。菜買回來,曬兩個好太陽,曾祖母便開始工作了。首先是洗干凈。大冷的天,要把二三百 斤菜洗干凈還真是不容易的事,菜椏間臟得很,有爛泥甚至有糞便,曾祖母總是親自上陣,兩手凍得通紅——曾祖母的手,一到冬天就皸裂,口子還不小,總是抹歪歪油(蛤蜊油,對治療手腳皸裂有特效)。終于,洗完了,放到大桌上晾幾個時辰。

      干了,就開始抹鹽,是那種粗鹽,一棵一棵的,內內外外。然后,一層層碼到 大缸里,根朝外。碼好,曾祖母就穿起長筒雨靴,站上去,使勁踩,嚴實后,搬起家里一塊不小的青石,枕在上面。二十多天的樣子,鹵水便出來了,咸菜全部漾在鹵 中,缸里泛起泡沫。這個時候,就準備晾曬了。找一個通風朝陽的地方,扣好繩子,把咸菜一棵棵“騎”到繩上。這是個漫長的日子,必須不厭其煩。要知道,把豐滿水靈的水咸菜變成干癟的老咸菜,沒有一點耐 心自然是不行的。慢慢地,在不知不覺間,水咸菜顏色變深了,變“老”了,干瘦的老人一般。等徹底風干,收下來,切成兩厘米長,塞進壇里,越緊越好,曾祖母常常借助于槌棒,讓曾祖父幫忙。到了后來,有了一定的資本,醬菜館的員工也逐漸多了起來,曾祖母親身上陣的時候就少了,大部分是教授員工制作技巧,醬菜館就這樣蒸蒸日上。

      曾祖父經商是很有一套的,他深諳經商之道,了解商業信譽是第一位的。他經常施舍飯菜給門口的一些乞丐,或是給他們一些工作讓他們混口飯吃。有經濟上遇到困難的朋友,他總是慷慨解囊。有一些窮苦的家庭,常年賒賬來買醬菜,曾祖父也沒有過一句惱人的話,總是對鄉親們滿臉和氣,在縣城里人緣很好。有的時候有那種“地頭蛇”來找麻煩,曾祖父也總是笑臉相迎,秉承著“和氣生財,不招惹是非”的家庭精神,一次次化解困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抗日戰爭時期,曾祖父也曾為國民黨軍隊提供過醬菜,為國家貢獻了自己微薄的力量。解放后,隨著國家一五計劃的開展,曾祖父的醬菜館也已經變成了“順民”醬菜廠,后來,由于國家大力開展“公有化”、“國營化”,曾祖父的私營醬菜廠理所當然的被國有醬菜廠合并,曾祖父也終于離開了他所熱愛的醬菜行業,和曾祖母一起安享晚年。

      曾祖父與2003年去世,享年89歲。曾祖父平凡而不平凡的一生,不屈不饒的創業史給我很大的啟示,他為人心地善良、開朗豁達、樂于助人、幫助窮人、不畏艱險、敢于吃苦,也奠定了我們家“樂而不淫,怨而不怒“的家庭精神。

      二、祖父篇:

      在解放戰爭時期,祖父(1946- )降生在我的家鄉——興化,從此開始了我祖父坎坷的上輩子,其實祖父還算幸運,至少不必承受戰爭帶來的死亡的恐懼。

      新中國成立到1956年三大改造完成這段期間,我國對農業的改造影響著祖父一家人的生活。一開始土地改革,祖父家已經不是地主好多年了,自然也得到了屬于自己的土地,1953開始對農業進行改造,從農業互助組-初級生產合作社-高級生產合作社,1955年,全國掀起農業合作化的高潮,這些時候日子還算好過,至少能吃飽。曾祖的家底也算殷實,祖父有著幸福的童年,衣食無憂,一直念書到中專畢業(在當時絕對是高學歷)。

      從1958年開始了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祖父一家勞力少,只有曾祖父一個人頂著只求三餐有吃就行了,那時候祖父沒有成家,自然日子也好過些,但接下來的幾年中,祖父經歷了許多苦難。

      祖父娶了祖母后生活剛開始時還好,但隨著我父親的出生,我三個姑姑我叔叔也相繼出生,日子越過越難,家中都快開不了鍋了。那時人民公社化和大躍進已經給農業生產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祖父也早和曾祖父分家(當地的習俗,兒子結婚后自成一戶,與父母分屋分糧食)了,當時沒有誰有能力照顧誰太多。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家里實在是開不了鍋了,祖父想去找人借點糧食,這事讓村里管糧倉那個姓劉的人知道了,他來家里找到祖父給了我祖父倉庫的鑰匙說讓我祖父去先去拿點糧食渡過難關,就當是借的,但必須在晚上去不能讓人看見,那不然人人都要糧食了,糧食可以以后再還,祖父信以為真,晚上拿著鑰匙去倉庫,沒想到剛打開門,就有人拿著火跑過來說抓小偷,祖父當時十分害怕,就跑進了山里不敢出來。那個瘋狂的年代人命不值錢,全國都在動亂中,都在搞革命,誰還管一個小鄉村如何,這要是被抓到還不被打死啊。就這樣祖父在山里一躲就是一年多,除了祖母外沒有誰知道他躲在哪,而祖母就定時給祖父送吃的過去,家里的重擔全落在祖母肩上,祖母是一個堅韌偉大的女人,沒有她這個家早就散了。

      再后來,因為曾祖母的弟弟在解放戰爭時期去了臺灣,祖父不知怎么的,又被扣上了“海外關系“的帽子,遭到了反對派的批斗,挨了打被下放到牛棚,祖父也沒有怎么反抗,當時的社會就是這樣,一切都是顛倒的。我記得爺爺在生產隊一直是飼養員。除了喂牲口,就是三個飼養員有分工,我爺爺是負責四五十頭牲口的草料,就是每天從生產隊的打谷場把預先鍘好的草料,用大單子背到馬棚的草池子里。爺爺七十多歲還在生產隊做飼養員,到雨雪天,媽媽就叫我去馬棚幫爺爺背草

      本文來源:http://www.tacomagolfcenter.com/fanwen/38606.html

      黨團范文推薦文章

      黨團范文熱門文章

      快三中奖号码